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被奸经历
被奸经历

被奸经历

「不、不要、请不要这样!」

  鞠子喉咙所发出的颤动,像悲鸣的箭一般向着月亮放射。

  她的身体被满脸胡须的雄壮男人紧紧压住。

  由凌乱的衣襟之中,两个乳房完全显露在男人们的面前。

  另一个男人押着她的双手,所以现在只有肩部以上的部分可以自由移动。

  「好像稍微小了一点嘛?」

  押着鞠子双手的脸颊有伤男人,看着鞠子的胸部隆起部分如此说道。

  「不错了啦、这年纪的女孩不都是这样的!」

  如同采摘着成熟果实一般的手势,胡须男子挂揉着鞠子的胸部。

  不愉快的触感让鞠子全身打了个冷颤。

  (……为什么?为什么不来帮我呢?)

  鞠子求救的目光朝向站在一旁的男人。

  但是,由刚才开始无论鞠子如何的哀求,这个带着帝大制服帽子的男人却只是带着虚无的笑容对鞠子冷眼旁观。

  「就是那家伙把妳卖给我们的。」

  压在鞠子身上的男人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如此说道。

  「说谎!你一定在说谎!」

  鞠子拼命的摇着头。

  在黑色的瞳孔中浮现了大粒的泪珠。

  「佑史郎先生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现在的鞠子连裙裤也被脱掉,除了双亲之外还没有别人看过的雪白双腿被大大的分开,女性最羞耻的那一部份也因此被人家一览无遗。就算这样,她的恋人还是一动也不动。

  「看女孩子,还是要看她哭泣的脸漂不漂亮才能够判断好坏。这女孩看来是上等货嘛!那么,下面这一部份又是怎样……」髯须男子粗糙的脸,贴近了那长满茂密黑色毛发的地方。

  「啊、不、不可以!」

  「真不愧是生长在深闺的大小姐啊,那地方的颜色是漂亮的桃红色。这可和那些已经快被人操烂的妓女们完全不同啊。那么,就来尝尝味道吧。」粗糙的男人舌头贴着那桃红色的羞耻之处,赞赞有声的舔着。

  「不、不行,在这么脏的地方……」

  但是,那湿湿黏黏的动作却不因此而停止。

  像水蛭的吸吮一般,在耻部的细缝之间由上而下,再由下而上的不断来回。

  (为什么?为什么要舔这个地方呢?)

  鞠子对此一无所知。

  只是,为了要忍受那痒痒的感觉,她也只能尽力合拢双脚而已。

  「求求你们。不要、不要这样!」

  鞠子发出羞耻的声音,为了逃避舌头而不停的扭动身驱。

  就算那里已经被唾液给沾的湿黏黏,男人还是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

  当鞠子正想者这种羞耻的待遇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停止时,由身体内部突然涌上一股甜美的感觉。

  「啊。」

  鞠子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怎、怎么回事?)

  「嘻嘻嘻,乳头立起来了。大小姐,难道你已经对我们老大的舌头有感觉了吗?」押着她双手的男人如此说道。

  (说有感觉,是这个吗……?)

  和之前那种痒痒的感觉不同,也不是疼痛,而是感到一种令人心荡神驰的感觉。而且不知为什么身体使不出力气来。被舔的时候,比起那羞耻感,快感所占的部分也越来越大。

  (不、不行,不能发出声音………)

  鞠子用牙齿咬紧下唇,拼命的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嘿嘿嘿,谢谢妳让我看了一场好戏啊,鞠子小姐。」到刚刚为止一直沉默不语的佑史郎开口说道。

  (佑史郎先生!?)

  「鞠子小姐,妳曾对我说过,自己不希望成为龙中鸟,为了不和不喜欢的男人结婚,所以想要离家自立。这样子就是自立了哦。从此之后妳就靠着出卖肉体给男人来过日子吧。如果是妳这位伯爵千金的话,相信客人一定会络绎不绝的。」「说谎!佑史郎先生,你一定是在对我说谎吧!」男人好像没听到鞠子声音似的继续说道。

  「现在就让将吉老大让妳尝尝男人的滋味,好好期待吧!」「看吧!大小姐。」不知何时髯须男已经骑在鞠子身上将裤子脱掉了。那根翘的高兴的粗长东西也完全暴露出来。

  「咦!?」

  (真、真是恶心。)

  鞠子的脸孔露出胆怯神色。

  第一次看到的男性象征是黑色、尖端像蛇头部一样的粗长筒状肉块。自鞠子出生以来还没有看过像这么丑恶的东西。

  「那张对将吉老大的大东西感到胆怯的脸孔,看起来真是可爱啊。」「说的是。女孩子还是在这种时候看起来最可爱。」髯须男用手握住那泛着黑色光泽的肉棒,向胆怯的鞠子露出笑容。

  没有一点性知识的鞠子,对这笑容的意义完全不了解。

  「看吧!妳即将成为女人的那一瞬间。」

  压住鞠子双手的男人用膝盖将她的头顶高。

  大肉棒的前端紧贴着鞠子裂缝来回摩擦。

  「不、不要、请不要这样!?」

  鞠子为了逃避黑蛇的侵袭拼命扭动着腰部。

  「这样子不行哦。」

  髯须男子一口气用力的插了下去。

  「啊啊!」

  全身像是要裂开一般的剧痛龚来。

  泛着黑光的蛇形头部撕裂了肉缝,就这样将它张大的伞形部分埋入阴户之中。

  可怕的异物感让鞠子全身颤抖,痛苦的感觉由身体内部一阵阵的浮出。

  鞠子剧烈的摇动肩膀想要后退。

  长长的黑色秀发狂乱的摇动着。

  「不要、不要啊!好痛、好痛!」

  (不要这样!请原谅我吧!)

  「吾郎,让这个大小姐安静一点。」

  在激烈的痛苦中,鞠子听到这样的声音。接着,在闻到一股臭味想要悲鸣时,口中被塞入了一件硬物。

  是男人的肉棒。

  又粗又长的肉棒将口中塞的满满的。

  「啊呕、啊呕呕呕」

  鞠子虽然拼命的想要将这根男人的东西吐出来,但由于头被固定住了而无法成功。

  「今天就由我们好好的来侍候妳,妳可要好好学习。明天就要开始接客啦。

  喂、好好的舔啊!用舌头,可不要用牙齿咬哦。

  为了寻找舌头,肉棒在鞠子的嘴里蠢动着。

  由于口腔被又粗又刚直的东西给塞得满满的,让鞠子的舌头没有地方可以逃避。

  就算不想,舌头也无法避免的与丑陋的蛇形头部、胴体接触到。

  而且,如果不舔的话,口中不断累积的唾液会没有办法吞下去,只要舌头一动,就会无可避免的舔到肉棒。

  (啊啊,不要!不要,不要这样对我………)

  鞠子拼命的摇头。

  「喂!给我好好的用舌头舔!」

  男人高声的斥责鞠子,并将肉棒一直顶到喉咙的深处。

  「不好好用心舔的话,可没有办法让男人高兴的哦。」(……嗯、……嗯咳、咳咳)(好、好难过。谁…谁来救救我啊……)顶到喉咙深处的肉块让她无法呼吸。

  鞠子拼命的用舌头想要将刺进喉咙的肉棒给顶回去。因为如此,舌头不断的舔到肉棒最前端的马眼。

  「嗯,对了、没错,就是这样子舔。」

  「嗯啊!?」

  被刚棒所贯穿的下腹部现在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

  由于疼痛而绷紧的肩膀力量现在不知不觉的放松了下来。由于被抽插的感觉,被硬直肉棒塞得满满的高贵嘴唇中,泄出了不知出自何处的喘息声。

  「嗯嗯、啊啊啊……嗯啊嗯」

  (怎、怎么?……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刚刚觉醒,充满了欲望的女性本能,征服了无垢的少女心。对性一无所知的鞠子,对自己身体所发生的变化完全不了解。

  (啊啊……感、感觉好奇怪……,身体好热……)被塞进口中的肉棒,确实还让人感觉很恶心的,为什么现在变得好像大支的棒棒糖一样。只要不断的舔它,就会由身体内部涌出一股甜美的感觉。

  「好、好棒啊!老大。这位大小姐现在……」

  「这、这边也是,里面缩得好紧啊。」

  髯须男一面额头冒着汗,一面噗叽噗叽的向蜜穴进攻。

  「嗯唔、嗯嗯、嗯啊啊啊!」

  鞠子张大她邵黑色的瞳孔不停的喘息。那瞳孔不知照映到什么东西。

  【完】